您现在的位置: 南平市李侗文化研究会 >> 文章中心 >> 文化交流 >> 文化活动 >> 正文
子栏目导航
专题栏目
更多内容
最新推荐
相关文章
没有相关文章
更多内容
 
[推荐]长乐行记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长乐行记
作者:罗小平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5764 更新时间:2014-04-19 16:32:22
         

李侗文化研究会会长李国柱多次告知,长乐是理学家李侗后裔的重要播迁地,要我有机会一起去走一走。2013629日,长乐李氏有一个宗亲活动,跟李国柱、李承伯到长乐两天,除了正常的活动外,还走访了金峰、沟、二刘村、晦翁岩,采撷李氏播迁源流,探寻理学传播路径。

李涣安在

到长乐金峰镇已近十点,迎接东眷仙墩支脉送狮暨留耕家庙立狮仪式已经结束。从横幅看,当天的活动在一座新建的李氏祠堂,可容大几百人。这座祠堂的后面有一座老式祠堂,全称“李氏留耕祠堂”,估计是原有祠堂难以满足活动需要,在前面新建一座类似乡村会堂规模的广厦。

因为仪式结束,当地李氏只好另外举行一个简单的赠匾仪式,李国柱把“李氏菁英,儒商风范”匾赠给长乐仙山李龙官先生,称赞他为李氏和社会事业所做的奉献。李龙官是新任长乐七姓联谊会的会长,是李侗第九世祖李尚芬的后裔,与李国柱同宗。

李国柱到长乐,除了参加李氏宗亲的活动之外,另有一个心愿——找李涣墓。李涣是李侗的父亲,生四子份、侁、倞,李侗排行第三。史料只记载李涣,字涣章,生于宋嘉祐七年(1062)十二月十三日,卒年、安葬地都不详。但李涣任过宋代朝奉郎、赠朝议大夫,李国柱从长乐宗亲那里得知金峰附近有一座朝议大夫的墓,猜测是否就是李涣墓。

乘午饭之前,当地李氏宗亲陪同我们上山,同行中还有省李氏委员会常务副会长李惠生。十几分钟的车程,来到一处山脚,沿着小溪步行。太阳不大,但闷热难当。旷野上,几丛绿荫,几片芳草,半人高的剑麻犹如剑丛,锋芒向天。这大概也是“理一分殊”在自然中的表现:天地一气(一理),然散于万物(分殊)各有不同,闽北山区就无此风物。闷热少了禽鸟的欢唱,唯有黄牛顶着酷暑欢快咀嚼,对准镜头拍下,它却趋步上前,似乎在说:“来一个特写。”我却不知其用心,慌忙打住……

李国柱之所以急迫查找李涣墓,是因为慎终追远的传统情结,祖孙之间有割不断的血脉之气、义理之气。因为祖孙精神“本从一源中流出”(《朱子语类》卷三《鬼神》,第52页),能够通感。更因为李涣是李侗的父亲,一个只念过乡校最多只在州学进学几年的李侗,何以能在山水间体悟天理,何以能成为理学家,并且还是朱熹的老师,李涣如何教子也让我好奇。

踏鞠草,穿荆丛,越过一座座坟头,大汗淋淋来到一块坡地。墓有三四座,多是李氏祖先坟茔,其中山边一座小墓,墓门一米见方;墓碑高约六七十公分,宽约五六十公分,看得出是旧碑。碑上文字8个,即“大宋朝议李公之墓”,从右到左竖排两行各四个字。左右两块护石,前端各一小方柱,柱饰小石狮。柱刻“心田成福地,潜德发幽光”。

 我知道,“朝议郎”、“朝议大夫”是古代设的文职闲散官员,但“朝议郎”设于隋代,宋代废。“朝议大夫”也设于隋,至清代仍有此官名,说明墓中的“朝议”就是“朝议大夫”无疑。但此墓碑既无落款,也无时间,查阅《长乐市志》“古墓”和“古代人物”也无此人。可见,这座墓是无主之墓。

我对墓中之人的身份始终怀疑,因为李侗一生71岁,除了到过江西铅山,福建建瓯、邵武及福州外,没有到过别的地方,李涣、李侗父子应该是生活在南剑州剑浦县(今延平)樟岚,他的墓不应该出现在三四百里之外的长乐。如果日后考证得出是李涣之墓,必然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但长乐之行,倒是另有收获,长乐李氏除了部分是李侗的后裔外,还有部分是李侗第九世祖李尚芬的后裔,而李尚芬的墓在长乐。志载:“李尚芬墓,在金峰仙山村猫丘山。李尚芬,唐高祖李渊七世孙,唐金吾卫大将军,卒于闽南,后裔李闰于宋景德年间移于此。墓道碑勒‘金吾卫大将军李公墓道’(《长乐市志》卷三十三,第三章《古墓葬》)南剑李氏族谱载,李尚芬任职时间在永泰元年(765)九月。可见,历史上的李氏确实名人辈出。如果我的家族有见诸于志书的名人,也会深入挖掘,看看有过怎样让后代自豪的遗德。

李侗后裔播迁沟墘

长乐不少乡村都有李侗的后裔,其中金峰镇集仙村就有李侗后裔七八百人。古槐镇也是李侗后裔播迁集中的地方,当天下午,我们一行前往该镇的沟墘村探访。

沟墘位于长乐市东南部,是古槐镇洋下村的一个自然村,人口七八千。我们歇脚的地方是建于2009年的李氏宗祠。沟墘村老人协会会长李国营告知,他们为建这座祠堂跑了11年,祠堂建筑面积467平方米,耗资122万。如果不是门口耀眼的“李氏宗祠”几个字,肯定把它当成乡村的影院、戏院。这座祠堂主体建筑分两部分,前面四层,伫立窗前,一弯清流,千亩稻浪尽收眼底;后面通高大堂,可容二三百人,置竹眠椅二三十张,供村民休息、娱乐。大堂未设祖神牌,只在墙上悬“陇西同源”匾额,下书“陇西旋马堂”。“陇西”是李氏的繁衍地,“旋马”应是剑浦李氏分支的堂号,因为李延平祠门联有“馀地尽堪容旋马”。

沟墘的李氏开基祖是李伯英。据《沟墘李氏宗祠献资碑》载:“吾沟墘李氏始祖伯英公于元中期(12791368)从南剑州剑浦(今南平夏道)迁入长乐璞石之阳沟墘,肇基地即今祖厅,约七百余年。”(剑浦是南剑州属一个县名,而夏道是剑浦县的一部分——笔者注)1999年《李氏始祖世代族谱》对李伯英的播迁也略有记载:“公孙讳记,宋末任山西团练,仍始迁祖伯英公之父,大元初致仕,隐居武夷山,生公兄弟三人,公随长兄伯夷迁居长乐花坑,次兄伯奋迁居连江县,公后舟迁七都璞石之阳,是曰沟墘。以居宅与娶妣闽县周氏,生一男,名字庆元。”这段文字前,还有“理学公讳侗,字愿中,号延平。宋进士。监察御史,广东廉宪使,谥文靖。”可见,沟墘李氏是李侗裔孙一个叫李记的后裔,而迁居长乐的是李伯英,只是混淆了李侗与其次子李友谅(字信甫)的生平。“宋进士。监察御史,广东宪使(一说宪知)”是友谅的生平事迹,而“谥文靖”是李侗的谥号。据说至今沟墘李氏已繁衍二十七代,76户、300人口。其后又有后裔向感恩新街、后屿播迁,人口一二百人。从延平李侗后裔繁衍第三十五代看,李记上溯李信甫至少还有四五代,与延平李氏代数大体相同。

沟墘李氏说,很早以前村里就有李氏祠堂,后来不知所踪,又在附近建了一座。这座祠堂面对小街,三进二天井,天井左右对称厢房,地面铺长石板,古风犹存。一进门楼“李氏祖厅”,三进为“李氏祖堂”。因杂物堆积,如同民居。但其中楹联多与儒学、理学有关,如一进门厅内有“诗书传古趣,风月畅真情”、“江上澄气象,冰雪净聪明”。“气象”是理学家称赞人物品格用得最多的赞美词,而李侗以更“静中气象”垂世。中厅的柱联也多溢书香,“春来堂上琴书润,花满阶前几席香”,书味润身、花香馨屋,这是文化人的人生精彩;“花明生喜气,客雅起香风”,儒家重视交友的选择,雅客的到来能让人心生娱悦,就像朱熹说以有朋远来讲席“合彼己为一”(《朱子语类》卷一一八《朱子十五》,第2842页)为乐。

2009年新建祠堂后,这座祠堂走过了香烟缭绕的岁月。“李氏祖堂”久无香火,但炉中的香灰仍散发着尊祖敬宗的温热。一米多宽的神龛,龛楣正中的“和为贵”告诫子孙为人处事的准则,左右“饮水思源、福海寿山”,告诫子孙不忘祖先遗德,方可寿比南山、福如东海。柱联一副“孝友位一堂天地、诗书起万里风云”,事父母孝顺、对兄弟友爱可立于天地,读诗书能心境豁达、胸怀大志,可谓大气磅礴。祠堂虽无景观之美,但楹联启示也算一得。

二刘村多名贤

第二天上午,原来打算返延,但李国柱说我没去过二刘村和晦翁岩,研究理学应该去一趟,因为那里与朱熹关系深厚。于是,约来李益金老先生带路,往东北面的潭头镇奔去。

去二刘村要经过潭头镇,汽车路过镇里一个环岛时,看到一尊朱熹的石像。石像通高数米,似朱熹四五十岁模样。基座一方石刻简述朱熹的生平事迹,及记述朱熹避“伪学”之害,来到方安里,里人刘砥、刘砺从之受业的经过。看了背面的《菊潭联谊会献资公益碑记》更让我惊讶,这座塑像是美国长乐菊潭联谊会捐资十多万元所建。现代人可能未必都知道朱熹,但建这座塑像,不仅让潭头人深入了解朱熹,而且也把朱熹和朱子文化带到了美国。

匆匆驻观之后,马不停蹄继续前行。20多分钟后,绿荫掩映山脚下一个村庄迎面而来。岔路口立着二刘村的石碑,上书“历史文化名村,朱熹讲学之地”。

李益金熟门熟路,汽车停在二刘村刘氏宗亲会会长刘炳进家门前,乘他联络的空隙,我和李国柱、李承伯迫不及待在村里捕捉古风。村庄屋舍井然,小巷整齐,没有乡村的杂乱,风俗与闽北同中有异。一条名叫溪墘的小巷里,数座屋宇马鞍形山墙扬起燕脊,神情几分凝重。移步门前,发现是平常人家,好奇驻足观瞻。大门柴两扇,上贴瑞词“百福”、“骈臻”。门楣方框三重,花草彩绘。最里面黄色方框内,饰麒浮画,作匍匐蓝体黄毛,花眉耸耳。两根白须蜷曲如带,戏耍彩球,俏可爱。云龙路口的一户民居,门楣却是彩狮浮画,侧首媚态,口含宝剑,像是向过路人炫耀“耍技”,让人称绝。二刘村人不把“宠物”养在家里,而是“养”在墙上,既可驱邪,又有艺术美感,雅俗共赏,可谓天下善俗、奇俗。

二刘村人也有门上悬筛驱邪的习俗,但配置神器与闽北有所不同,他们在筛中配筷子、木尺、镜、小网,但筛小如碗钵,不如闽北大气,估计这是一户从事海上捕捞人家。闽北的驱邪器物少有鱼网、筷子。妖魔为人造所,器物也为人所造,无论器物大小,名称是否相同,在民间看来驱邪功能一样。

二刘村之所以得名,是因为村中刘氏师从朱熹。村头河畔的一座牌坊是这一历史的见证。牌坊重檐歇式,翘角飞脊。顶层门坊中央竖“圣旨”二字,二层中央竖“先贤里”三字。最下石门分三段雕刻文字,左边字迹不清,但隐约中可知是皇帝“钦赐”长乐训导、县丞、典史文字。中段字迹清晰可见:“宋先贤刘嘉誉,受业延平李先生。刘世南,嘉誉之子,受业拙斋先生(林之奇)。刘砥,世南之长子,受业晦菴朱夫子;刘砺,世南次子,受业晦菴朱夫子。刘子,砥之子,受业勉斋黄(黄榦)先生。右边石上刻“大清康熙五十七年岁次戍仲冬吉旦建”。

因为研究闽台文化,对这座牌坊的历史背景略知一二。圣祖玄烨于康熙五十一年(1712),诏谕将朱熹神位从东庑升入十哲之列,表彰朱子和朱子学,全国兴起朱子理学的热潮,连台湾都建起了紫阳祠,朱子理学成为渡台官员讲学的重要内容。这座牌门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兴建起来的。

刘嘉誉,刘世南,刘砥、刘砺,刘子,祖孙四代不趋利禄,先后师从南道学派名师李侗、朱熹、黄榦,堪称儒学世家。当然,师事朱熹的刘砥也走过一段弯路,虽然他于乾道二年(1166),与弟刘砺同登童子科,但与朱熹一样也“曾读释老书”,只是刘砥悟性高,知道释氏“不足习”;他也曾“举子业”,但又认为“不宜专习”。从朱熹学后,找到了一条为学路径,于是“无复仕进意”(《长乐市志》卷四十《人物》),也算是一个“逃禅归儒”人物。相比之下刘砺更单纯一些,他与兄同时受学于朱熹,与黄榦、蔡元定友善。蔡元定被贬道州,“砺与兄砥独冒时禁,厚馈之”。(同上)宋代的二刘村应该不大,人口也不多,但刘氏一家向学成为名门望族,形成包括二刘、黄榦(朱熹的女婿)、郑性之在内的长乐理学家群体。

朱熹除了龙峰岩讲学之外,足迹遍布龙门、三溪、江田等地,重教之风影响长乐数百年,故长乐古代有南山书院、吴航书院、龙峰书院、蓝田书院、胪峰书院等11所。各地还留下许多纪念朱熹讲学遗址和文物,如活水源头、鸢飞鱼跃、紫阳楼、紫阳阁、紫阳过化,仅祭祀朱熹的祠庙就有文岭梅花朱子祠、文武砂屿头朱子祠、古槐朱子祠、吴航朱子祠、江田灵峰山朱子祠等7座,比朱熹“琴书四十载”的武夷山还多。甚至还有晦翁溪、晦翁种养果林公司。长乐人对朱熹和朱子文化的重视可见一斑。

晦翁岩理学书香

晦翁岩距二刘村四五千米,硬化的山道崎岖百折,十几分钟后,穿过晦翁牌坊,迎接我们的是立于道旁千媚百态的十八罗汉。

郑和纪念堂是晦翁岩的第一景观。刘明生年纪与我相当,但却担负着讲解员之职。他说晦翁岩有好几个名称,在朱熹之前,称龙峰岩;朱熹在此讲学,称晦翁岩;刘砥、刘砺从朱熹学,称“二刘岩”;明三保太监郑和下西洋驻师于此,称“三宝岩”。但明代知县蒋以忠以“三宝”不雅,复称“晦翁岩”。因此,此岩集风光名胜、理学、书院、海洋、佛学等五种文化,其中以晦翁和理学文化名声最著。

郑和纪念堂因纪念郑和驻营长乐而建,但李国柱却颇为乐道,说是郑和下西洋时,有李侗第三子李友闻第七世孙李参随军海外,长乐市首占镇黄李村曾留有李参故居。郑和下西洋是中国海洋文化的一次壮举,李参有幸成为其中一员,对李氏后裔来说是莫大的荣幸。只是资料匮乏,否则肯定是一篇意蕴深远的篇章。

天地氤蕴,化生万物,但天地之气不同物种不同。郑和纪念堂外石栏,几棵杜松挺立,枝杆曲折,叶如松针,如片片浮云,有岩岩风骨气象。刘明生告知,杜松唯生长于龙峰,有数百棵。从晦翁岩眺望,绿洲延绵,刘明生说早时眼前所见皆海,他小时候就曾见大海船泊于村庄不远,现在已成了绿洲。刘明生所言让人吃惊不小:数十年海面变化如此神速。果真如此,千年万年之后的海面又将如何?当许多海面干涸到可以以步代舟时,我不知道人类是喜还是忧。

晦翁岩的逻辑景观原本应由下而上,为了体验岩韵文趣,我们下行数十个石阶,然后转身上行,个中品味果然不同。从巨岩晦翁岩一个斗折,趋步岩顶,二石夹道,左刻“道南遗风”。此题刻用得极好,武夷山称“道南理窟”,晦翁岩称“道南遗风”,台湾有“道东书院”(理学向东传播之意),概括了理学南传之后以闽北为中心向外传播的路径,可见长乐是传播朱子理学的重镇之一。两岩夹道,羊肠小阶数米,正前方石崖竖刻“入德之门”。朱熹与吕祖谦的《近思录》是入理学之门,但没有老师指点,要读懂不易;晦翁岩上亲灸名师,接受仁义滋养,可谓人生雅尚。

晦翁岩景点集中,太极榕、红榕、红枫、杜松林林总总,石笋、石像、蝙蝠岩、笔指猫岩天然成趣,读书处、道南风月、朱刘讲席石刻品味无穷,白鹿洞与朱熹、鹤腹夜读的故事让人神驰

龙峰书院紧挨龙峰寺,二楼三贤祠布置颇具文化景观:晦翁岩、龙峰书院的来历,朱熹、二刘的人物介绍,图文并茂。二刘画像青春年少,头戴官帽,各着浅色、淡红长衫,一脸灿烂。朱熹头戴黑帽,身上内着浅色长衫,外套淡蓝黑边开襟长披,两手抚膝;脸宠消瘦,神情自若。以往所见多为朱熹素描画像,彩色画像所见不多,但此中画像似乎更有学者风骨气象。

移步二楼栏栅处,石林立,古木参天,景观绝佳。八百年前朱熹在此讲学,杜松像是受义理灌溉,枝杆绿裹,蕴含古风。取出相机横空一摁,不料是一张绝佳的桌面图片。

山中景秀多岩石构成。书院外巨石四围,中一小坪,石桌石椅,正面崖面刻隶书“朱刘讲席”石刻。旁立一人多高石碑,碑首《万侯重修三贤祠碑记》清晰可见,只是文中字迹难辨,有贤者另书文字立其后,始知梗概。原来,朱熹讲学之后,人们在此立祠祀考亭(以考亭代朱熹),以二刘为配祀。岩后刻诗赞曰:“紫阳流寓此,砥励绍真传。矩范千秋在,高风启后贤”。晦翁岩的理学文化历久弥香。

长乐之行,行脚匆匆,撷其华,蕴之于心,其味幽长。

(原载《朱子文化》2013年第4期)

作者单位:南平市台办
文章录入:李木发    责任编辑:李木发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网站公告 | 管理登录 | 
    版权所有©2010 南平市李侗文化研究会
    地址:福建省南平市双溪楼 联系电话:0599-8833498
    Copyright©All rights reserved